以构建大豆分子遗传连锁图为目的的大豆重组自交系群体的培育

资料来自用户(Paul)上传,若本站收录的文献无意侵犯了您的著作版权,请点击版权申明
作 者
栾晓燕; 满为群; 刘鑫磊; 巩鹏涛; 木金贵; 杜维广; 方宣钧
作者单位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大豆研究所;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大豆研究所;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大豆研究所; 海南省热带农业资源开发利用研究所; 海南省农作物分子育种重点实验室;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大豆研究所; 海南省热带农业资源开发利用研究所
关键词
大豆  群体  单粒混传  遗传连锁图  
论文摘要
大豆分子遗传连锁图是大豆分子遗传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开展大豆基因组研究的重要平台。构建一张理想的大豆分子遗传连锁图需要有遗传多样性高、构成群体个体或家系数量足够多、可重复使用的遗传群体作基础(吕蓓等,2005)。迄今为止,还没有用一个群体就可以构建一张理想的饱和遗传连锁图的先例。国内外能用于大豆遗传连锁图研究的遗传群体相当少,国际上报道的用于大豆遗传连锁图研究的分离群体有三套,第1个是美国农业部与依阿华州大学建立的由栽培大豆自交系A81-356022和野生大豆P1468916种间杂交而成59个F_2植株组成的分离群体;第2个是美国犹他大学由两个栽培大豆品种Min-soy 和Noirl 杂交后得到的240家系的F_7重组自交系群体;第3个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的近等基因系群体,该群体由栽培大豆近等基因系Clark 和Harosoy 杂交产生的57株F_2衍生系组成。我国目前报道用于作图研究的遗传群体有3个RIL 群体。第1个是中科院遗传所陈受宜研究员等构建的由88个家系组成的重组自交系(长农4×新民6号)。第2个也是陈受宜研究员课题组与南京农业大学盖钧镒教授课题组构建的由201个家系组成重组自交系群体NJRIKY(科丰1号×南农1138-2)。第3个是刘学义研究员课题组与方宣钧研究员课题组共同构建的含有474个家系得F_(10)代大豆重组自交系Jinf(晋豆23×灰布支黑豆)(刘学义等,2003)。显而易见,用于大豆遗传连锁图构建的遗传群体是非常缺乏的,这也是大豆这样的重要作物在构建DNA 标记连锁图谱、分子遗传及基因组学研究等领域远远落后于水稻的重要原因之一。鉴于上述认识,方宣钧博士课题组和杜维广研究员课题组利用中国丰富的大豆遗传资源从2003年开始着手培育主要用于构建遗传图谱为目标的重组自交系群体(表1)。我们按照作图群体的要求,首先对亲表1大豆作图群体Table 1 Mapping populations in soybean组合类型组合名称F_1粒数F_2株数预计群体家系数(F_8)Combination type Combination name No.of F_1 grain No.of F_2 grain No.of the prefigure population line栽培豆×野生豆黑农44×ZYD7 2828 2329 1800~2100G.max×G.soja Heinong44×ZYD7栽培豆×半野生豆哈交96-9×ZYD667 2343 2130 1800~2000G.max×G.gracilis Hajiao96-9×ZYD667栽培豆×农家豆黑农33×灰布支2037 1835 1500~1800G.max×G.max Heinong33×Huibuzhi栽培豆×农家豆黑农33×灰布支1530 1337 1000~1200G.max×G.max Heinong33×Huibuzhi 本进行了严格的选择,组配了栽培豆×野生豆(G.max×G.soja),栽培豆×半野生豆(G.max×G.gracilis),栽培豆×农家豆(G.max×G.Max)三种组合类型,以单株对单株进行杂交,采取特殊的栽培措施使每个F1单株获得尽量多的种子,然后按单粒混传的方法(刘学义等,2003),每年在海南加繁两代,在黑龙江加繁1代,无人为选择压培育大豆RIL 群体,2006年9月我们可以获得F_8代的RIL 群体。
在线阅读 全文下载